沧桑岁月

沧桑岁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6-03-26 21:22
雪域沧桑话建置
        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长江、黄河上游,东与定西、陇南地区毗邻,南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接壤,西与青海省果洛、黄南州相连,北靠临夏回族自治州。东西长360.7公里,南北宽270.9公里,土地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 耕地面积6.74万公顷,占总土地面积的1.76%;牧草地面积257.92万公顷,占总面积的67.32%;林业用地面积94.04万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24.55%。南部为重峦迭嶂的迭岷山地,东部为连绵起伏的丘陵山区,西部为广袤无垠的平坦草原,版块地势西北高,东南低,由西北向东南呈倾斜状。最高海拔4920米,最低海拔1172米。甘南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具有大陆性季节气候的特点,光照充裕,利用率低;热量不足,垂直差异大;降水较多,地理分布差异显著。全州除舟曲、迭部县部分地区没有严寒期外,其余地方长冬无夏,春秋相连且短促。全州年平均气温在1.6~13.6℃之间,日照充足。境内河流众多,溪流密布,主要河流有黄河、洮河、大夏河和白龙江(统称三河一江),分属黄河水系和长江水系。黄河、洮河、大夏河流域属黄河水系;白龙江流域属长江水系。
        甘南历史悠久。新石器时代在三河一江流域就有人类开发这块亘古荒原,随着历史的进程,甘南的羌部逐渐建立自己的部落联盟或依附中原王朝,民族间的交流便逐渐频繁起来。秦时部分地方已属临洮管辖。西汉时,东部属陇西郡、北部属金城郡,设白石、羌道两县。隋时的临洮郡、枹罕郡、宕昌郡分别管辖今甘南的西北和东南部部分地区。唐朝初年废郡置州,甘南境内曾为洮州、芳州、迭州的全部和河州、宕州的部分,西北部属吐谷浑、吐蕃的范围。元代属宣政院管辖,吐蕃等处宣慰司统领。明代属陕西都司管辖,清乾隆时,州境大部属巩昌府,夏河由循化抚番厅管辖。1913年废府设道,临潭县属兰山道,西固县(今舟曲县)属渭川道。1928年建立夏河县、改属甘肃管辖,1937年成立卓尼设治局。1949年9月~12月,临潭、卓尼、夏河、西固相继解放。1952年7月设立甘南藏区委员会,将西固和岷县、武都所属的4个区、31个乡划归甘南管辖,设立舟曲县。在洮源、欧拉两个行政委员会的基础上,成立了碌曲、玛曲两县。1953年10月甘南藏族自治区成立,1955年7月1日改为甘南藏族自治州。随即将州府从拉卜楞迁至合作。合作便逐渐成为全州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1998年1月1日合作市正式挂牌成立。至2006年底,自治州共辖临潭、卓尼、舟曲、碌曲、玛曲、夏河、迭部7县和合作市。全州现有人口68.91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40.1万人,占总人口的58.18%,藏族人口35.15万人,占总人口的51.01%。
甘南第一县——白石县
        甘南草原在先秦时属群羌故地,见于史书记载的就有居住在赐之河流域(黄河首曲)的“党项羌”,白龙江流域的“白马羌”、“武都羌”、“宕昌羌”,灕水流域的“罕羌”。
        秦统一六国后,在全国设立郡县,在大夏河(古称灕水)之滨原罕羌侯邑置枹罕县,属陇西郡。枹罕县古址在今临夏县东北,地名至今犹存,今夏河县大夏河沿岸的部分地区归枹罕县统辖。
汉初,经过“文景之治”,到汉武帝刘彻时,国势强盛。汉武帝征服匈奴之后,打通河西走廊,设置四郡,开辟丝绸之路。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增设金城郡,统称“河西五郡”。据《汉书·地理志》记载,金城郡,郡址设在允吾(今青海省民和县东下川口),下辖十三个县:允吾、浩亹、枝阳、金城、榆中、枹罕、白石、河关、破羌、安夷、允街、临羌。辖境相当于今兰州以西、青海省青海湖以东的河、湟二水流域和大通河下游地区。金城郡隶属于凉州刺史部。
        白石县建置始于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西汉时属金城郡,东汉时属陇西郡,是中原王朝在灕水流域建立的第一个行政建置,是甘南第一县。十六国时期,白石县为前凉所辖。晋成帝咸康元年(335年),前凉张骏重划疆域和行政,将行政建置改变为凉、河、沙三州,金城郡划归新设置的河州,金城郡下辖的县也有变动,省白石县,置永固县。省去白石县的原因,可能与当时吐谷浑人“创居”白石县,前凉势力鞭长莫及有关。至此,白石县在历史上存在了四百多年。
        汉代的白石县,具体位置在哪里?过去笼统的说法是,在今夏河县一带;也有人说,位于夏河清水驿。从县城的命名、古文献所记的方位、周围山川形势以及城池的构筑特征来看,夏河县甘加乡的八角城,应是汉白石县遗址。白石县因近邻白石山而得名。白石山脉,是甘南境内的主要山脉,又称大雪山,为西倾山脉北支。主峰达里加山,藏名达加拉,海拔4636米,为夏河县北境最高的山,北与青海省循化县为界,南至土门关附近,折而东行,入和政、临潭诸县境,绵延400余里,随地异名,有太子山、莲花山等称谓。白石县就坐落在达里加山下(小地名为“白石崖”,藏语称为“智格”,与白石崖同义)“自下仰望,则雪岭嵯峨,如插翠屏”。 
        十六国时期河西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阚  的《十三州志》中,有一条关于白石县方位的具体记载:“白石县在狄道西北二百八十五里,灕水其北”。张澍注引郦道元曰:“今灕水,其南而石出其北也。”汉代的陇西郡郡治在狄道(今甘肃临洮县),白石县位于今天临洮县的西北二百八十里处。《十三州志》对枹罕县也有记述:“枹罕县在陇西郡西二百一十里,灕水在城南门前东过也。” 
        灕水,又称砾水,《水经注》作漓水,是大夏河的古称。大夏河,藏语称为“桑曲”,发源于夏河县西南甘青边界西倾山支脉(大不勒赫卡山),由西南向东北流经夏河县桑科、拉卜楞、麻当等乡镇,由土门关出境,在临夏境内汇入导河后,在东乡族自治县河滩乡以北流入黄河刘家峡水库。
        “白石山在东”、“灕水其南”、“在狄道西北二百八十五里”等详细记载,足以证明汉白石县旧址在今夏河县甘加乡白石崖下八角城。
从八角城城北越过山脊台地行5公里,便是海拔4000米的白石崖,成为八角城的天然屏障;翻越此山,即汉代的白石县。溯城南的央曲河可通青海同仁县,顺流而东,穿高山峡谷,即到枹罕。这里是汉唐长安经陇右通西南蕃的要道,汉朝在此设县,与白石、枹罕二县形成犄角之势,驻屯设防,以拒西羌。
瞻望今日的八角城——汉代的白石县,真让人感慨万端:萋萋芳草掩埋了多少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断壁残垣隐现几许昔日的繁华景象。
蜀汉屯田话沓中
       自罗贯中著《三国演义》,此后历代儒士武夫乃至平民百姓,以奉读《三国》以为雅,至使妇孺皆知《三国》。至今当人们提起《三国》,人人都可例举一二。但是对现今甘南州境内在三国时所发生的著名战事及重要军事设施,未必人人知其详。
       却说蜀汉景耀五年(公元262年),即蜀汉后主,人称“扶不起的阿斗”刘禅在位,丞相诸葛亮已殁,是为大将军姜维辅佐。是年八月,姜维兴兵伐魏,当先直扑洮阳(今临潭县境内),与魏将邓艾斗智斗勇,周旋数战不胜,在洮阳城下还折去了曹魏投蜀的名将夏侯霸。在侯和城(今临潭新城附近)面对面挑战邓艾,又未能取胜,便退至汉中。这时,刘禅听信宦官黄皓之言,欲以阿附黄皓的右将军阎宇取代大将军之位。姜维被召回成都。但刘禅一连十几日不上朝,又不肯见他。一日,姜维得知刘禅与黄皓在后园宴饮,便径直撞了进去,叩请后主远小人而亲良臣,并请杀黄皓以正听。但经刘禅巧言庇护,并使黄皓当面向姜维伏地请罪,姜维觉得一个趋走近侍小臣,翻不起大波浪,也就作罢,忿忿而去。可姜维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便问计于秘书郎正,正给他道明利害,让他避祸安身保国去沓中屯田。姜维听从正之言,表奏刘禅得到应允后,便提兵八万,就这样来到沓中种麦屯田。
       沓中之地,即就在现今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大峪沟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这里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宜于种麦,又有群山环绕,形成天然屏障。地理位置也非常险要,顺白水(白龙江)而下,即到武都郡;逆岷江而上,即至临洮(今岷县),北去不远便是洮阳。所以正在为姜维分析形势时也说从沓中“可以尽图陇右诸郡”。姜维虽然在沓中经营的时间不长,却留下了许多遗迹,大峪坪有古城遗址,城堡东侧曾发现骨灰塔,1958年开垦农田,被推倒,翻出大量人体骨灰骨渣,其中还拌有许多有脊双翼式铜箭簇、残刀柄等物,以及多枚蜀汉“直百五珠”方孔铜钱。并在下坪发现地下军事坑道。附近武坪等处也发现类似古城堡和地下工事遗迹。对此,自治州修志界前辈数人也曾著文考证。
   姜维曾雄心勃勃地继承了诸葛孔明的遗志,决心辅佐蜀汉政权,以图中原,但是历史的脚步却无情地踏开了昏庸无能的阿斗,也为这位名将判处了死刑。沓中这块让姜维寄予厚望的风水宝地,没能让他久留,次年,邓艾自狄道(今临洮)攻姜维于沓中,钟会、诸葛绪诸路兵马也向沓中运动,姜维遭到围攻,不得不忍痛放弃了苦心经营的沓中,退回蜀中。
茶马互市话洮州
        临潭,古称洮州,位于甘南州东部,史称“进藏门户”。洮州是四大茶马司之一,尤其在“洮阳古道”开通后,带动了商业贸易、物资交流和市场的形成,使临潭逐步发展成为陇右商品集散地和汉藏贸易的枢纽。
        据史书记载,洮州官营的茶马互市开始于宋。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李杞入蜀买茶,于秦凤熙河(辖洮州)买马。元丰三年(1080年),设提举买马监牧司,专以茶市马。元丰七年(1084年),在李杞建议下,开始提举茶事兼买马,其后二职分合不一。直至崇宁四年(1105年),诏令茶马司总运茶博马之职,自是职任统一。
两宋时期,宋王朝军队与辽、金政权战争频繁,对军马所需数量大增。宋王朝对马政之事特别重视,对于茶马互市控制得更加严密,相继设置名目繁多的专管茶马交易的机构,颁布有关法令。同时,朝廷还设置提茶茶马司,颁布“以茶博马法”等,以获得大批良马,并借贸易活动控制边陲各少数民族和部落。
        宋代茶马比价,初期上马1匹值茶1驮。景 (1034年)以后,马价腾涨,虽下马亦须茶10驮。至于上马,则非银帛不办。宋初以茶易马颇占便宜。茶马互市的时间,初不定期,嗣后为交易简便,逐渐改为定期,遂有中秋开市,四月而止。然各地定期多有不同,洮州茶马互市时期在五月。朝廷统一管理茶马互市,遂成定例。通过茶马互市,洮州地区的商业贸易日益发达,与内地经济贸易往来更加频繁。唃厮啰控制洮州时期,以进贡方式运送马匹、珍珠、玉石、乳香、象牙给北宋王朝。宋王朝回赐给他们茶、金银、衣物等,超过贡物二成价值。这种有利可图而又相当安全的贡赐贸易,深受唃厮啰政权的欢迎。
        金、元时期,茶马互市曾一度中断,只由宣政院管理青藏高原牧业区事务,以马为赋。金王朝占领洮州后,曾在洮州设置“榷场”。榷场者,“与敌国互市之所也。皆设场官,严厉禁,广室宇,以通二国之货。岁之所获,亦大有助于经用焉”。金朝曾先后三次在洮州设置榷场:第一次是在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年),历时长达18年,金正隆四年(1159年)撤销;第二次是在金世宗大定四年(1164年),后因宋金战争,被迫停止;第三次在金章宗泰和八年(1208年),因宋金两国议和,在洮州恢复榷场。榷场作为金国设在宋、金两国边境上的互市机构,由国家派场官主持。除官营贸易外,还允许私商在规定范围内进行贸易,但要在领到关子、标子、关引之类文件证明后,才可以交易,成交后须缴纳牙金和税款。然而,金王朝为了防备南宋边境抗金力量壮大,严禁粮食出境,这就使边境互市的规模缩小。边地农牧民生活所需茶叶、丝织品产于南宋境内的南方,畜产品的销售大都在南宋境内进行,因此,金朝廷唯恐“边民私相越境,盗窃财富;奸民托名榷场贸易,得以往来,恐为边患”,停办榷场,致使洮州乃至陇右地区的商业贸易普遍萎缩。
        明朝建国后,茶马互市制度得以恢复且更趋完善、严密,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明初,朱元璋为了巩固国防,特别重视茶马互市,试图“用茶易马,固番人心”,以达到“强中国”的目的(《明史》卷八十)。明清,“置洮州、秦州、河州三茶马司,设司令、司丞”。明洪武二年(1369年),曹国公李景隆在新城置茶马司,以茶易马。自此以后,农历每月初一、十一、二十一,为新城集市贸易时间,当地群众称为“营”,每五日为小“营”。每当“逢营”时,有各族群众上市交易农副土特产品和生活用品,熙熙攘攘,市场上多达万人。史载:“当年商业繁盛,市场栉比,颇及一时之盛。”洪武四年(1371年),设茶马司于旧城,洪武十二年(1379年),又设茶马司于新城。明太祖时期,规定茶商由产地(四川、汉中、湖南)贩茶,需缴纳税款,请领执照,称为“请引”。每“引”规定可贩茶100斤,缴纳税款200钱。贩茶无“引”或茶“引”不符者,即是私茶。凡贩运私茶或关卡对私茶不予扣留者,以走私论罪,判处死刑。然而,私茶贸易始终未被禁绝,一直盛行。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朱元璋因诸卫将士有擅索番马者,遂制金牌信符41面,派李景隆持特制纳马金牌到洮州、河州、西宁等地,与诸番部落以茶易马。其金牌立有篆文,上为“皇帝圣旨”,左为“合当差发”,右为“不信者斩”字样。发给洮州火把藏、思囊日等族符牌6面,作为交易证件。明廷每三年派人召集各部首领,合符交易一次。武宗正德年间,金牌制度作废。
        明永乐年间,各地茶禁松弛,但朝廷对洮州却十分重视。永乐十二年(1414年)重设洮州茶马司,次年特别派遣朝中要员三御史巡察茶马政令的执行情况。明孝宗弘治三年(1490年),规定在西宁、河州、洮州三茶马司允许私商贩运茶叶,每商不超过30引,每引不超过100斤,官收十分之四,定额外所剩部分,可以自由买卖。自洪武至宣德间,洮州派购之马都超额完成任务。洮州茶马司设大使一人,从八品;副使一人,正九品。百户田富曾任茶马司大使,受洮州督都指挥使领导。
        清初承袭明制,同样重视茶马贸易。清代对私茶巡察甚严,茶入藏区关口,均有驻军巡守和沿途官司盘验。私茶过境,一经查出贩者被送官从严治罪。若纵容私放,及私受馈送,境改官文,一律查究严办。顺治七年(1650年),清政府为加强茶马贸易管理,决定茶引由官商平分,官茶为中马之用,商茶由茶商自卖,大大刺激了民间茶商的积极性,茶马贸易有了较大发展。从顺治七年(1650年)到顺治九年(1652年)期间,陕西五个茶马司的易马数都有明显增长。这三年中,洮州茶马司易马1440匹,同期易马用茶数量为8314蓖茶。
        随着清王朝统治的巩固、疆域的扩大及民间贸易的繁盛,茶马贸易政策也在不断改变。顺治末年,茶马贸易出现衰落的征兆。康熙时期各地官府用茶叶不等价强行用不等值的茶叶换马,从中营私舞弊,进行掠夺,导致茶马互市一度停办,随后恢复,但时间不长。乾隆、嘉庆两朝,政局较为稳定,用马量极少,茶马互市之制便失去了意义,茶马司被裁撤。茶马交易由官办转为民间自由交易,藏汉商业贸易更为发展和繁荣。大批茶叶和内地出产的生活、生产资料如衣服、绸缎、烟、酒、铁器等商品通过洮州运往藏区,藏区的各种土特产、畜产品通过洮州运往内地。随着“善商贾”的回族人在洮州的增多和聚居,洮州逐渐发展成为甘肃西南部的重要商品集散地和汉藏贸易中心地之一。
        茶马互市历经唐、宋、元、明、清,最终从历史的地平线上消失,但其对促进地区经济、增进汉藏民族融合、维护国家统一的历史作用不容低估。
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临潭的商贸流通较为活跃。每年8月1日至7日举办的县城物资交流大会,广招四海客商进行商贸交易和项目洽谈。已建成的洮州商城为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空间环境。新城地区的端午节龙神赛会和遍及全县的民间庙会,既展现了民族宗教文化,又促进了商贸的繁荣。元宵节旧城万人拔河(俗称扯绳)活动,其规模可称“世界之最”,被列入吉尼斯世界记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www.gnz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甘南藏族自治州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陇ICP备15003299号-1   联系电话:0941-8212695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