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华天宝

物华天宝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6-03-26 21:32
原始森林名冠全省  
 
       甘南地处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陇南山区的过渡地带,全州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地势西北高、东南低,生态区位十分重要,年降雨量400毫米~800毫米,具有明显的大陆性季风气候的特点。复杂的地形构造和独特的气候条件,造就了境内丰富的森林资源。全州森林面积617万亩,占全省森林面积的30%,蓄积量占45%,森林覆盖率19.65%,是中国“绿色宝库”之一。同时,甘南是甘肃省的主要水源涵养林区和天然林保护区,也是全省主要的木材生产基地。
       甘南境内的白龙江流域、洮河流域以及大夏河、冶木河两岸都有丰茂的森林,除玛曲黄河沿岸只有少量的灌木丛外,其余各县均有面积不等的森林群落,其中尤以迭部县、舟曲县、卓尼县林区最大,夏河、临潭、碌曲次之。全州森林面积占全省林地面积的51.8%,人均有林11.7亩,是国内人均占有量的6倍。林木覆盖率为18.1%,比全省的6.9%高一倍多,活立木蓄积量9316万立方米,占全省的45%;人均蓄积量178立方米,是国内平均水平的16倍,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森林年净生长量92万立方米,年采伐量近30万立方米。曾经每年给国家提供了大量的木材,既支援了国家建设,也部分地满足了群众生活用材的需求。甘南境内林木树种繁多,仅木本植物就在400种以上,主要有杉、松、柏、桦、杨、椴、枥等。云杉、冷杉、油松属于青藏高原东缘典型的特有针叶树种。水杉、银杏、大果青 、麦吊杉、岷江柏木等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珍稀濒危植物。其中,大夏河林区有高等植物85种、274属、610种;洮河林区有103种、309属、620种;迭部林区有木本植物314种;舟曲林区有森林植物106种、330属、665种;境内有国家二级保护植物108种,三级保护植物8种。分布中药材653种,在全国363种重要中药材中,甘南州就有227种,占全国中药材品种的62.5%;境内栖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24目、14科、143种,国家一级保护有大熊猫、雪豹等16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77种。
      甘南境内的白龙江、洮河、大夏河三大林区是甘肃省最大的天然林区和最大的木材生产基地,亦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林。新中国成立之前,由于森林主要归部落、旗下、村庄、寺院等占有,森林资源的开发利用十分落后。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和林业机构的健全,林业生产逐步走上了规模化、规范化的轨道。特别是1978年以来,自治州坚持以营林为主的方针,加强后备资源的培育,积极开展多种经营,林业建设飞速发展。在搞好木材生产的同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甘南州开始探索林木产品的开发和综合利用,主要生产锯材、制浆、家俱、纤维板等,提高了经济效益。但随着人口的日趋增长,国家建设木材的大量需求,以及长期以来在森林管护、使用、经营机制上存在的问题,使境内森林锐减。有关资料表明,经过上个世纪近50年的开采,全州累计采林面积7.3万公顷,采伐蓄积1627万立方米,分别占林区总面积、总蓄积的15.1%和19.9%。致使林线大量后移,江河流量减少,水土流失严重。与此同时,泥石流、暴洪等自然灾害时有发生,已影响到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这一现象引起了党政部门和各界人士的关注。1998年以来,甘南州实施的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等重点生态工程,对改善生态环境、促进经济发展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00年—2005年,全州落实森林管护509.71万亩,共完成封山育林22.08万亩,完成退耕还林工程35.6万亩。同时国家第一批公益林建设已经启动,森林生态补偿基金已落实812.8万元,每年投入406.4万元。通过工程建设,全州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并促进了林景业、旅游业等新兴产业的发展。                        
          文房瑰宝—洮砚
 
        洮砚石料出产于洮河流域,位于今甘肃省卓尼县洮砚乡境内。因此地历史上属洮州管辖,石料又濒临洮水,故称其为洮砚。
        据《卓尼县志》记载,洮砚至今有1300多年的历史,以质优品高而驰名中外,与广东的端砚、安徽的歙砚、山西的澄泥砚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砚(现山西的澄泥砚已失传)。
        洮砚石属泥盆系中水成岩变质的细泥板页岩,是一种由沉积在水盆地中的细泥型物质形成的岩石。洮砚石料具有所有沉积岩中粘土岩类的基本结构,颗粒极细,粒径在0.01毫米以下,密度3.04克/厘米3左右,结构紧密。洮砚的石料中兼含多种金属离子,不仅发墨快,而且墨汁细而有光泽,具有滑不拒墨、涩不滞笔的优点。洮砚石料矿带濒临洮水,受温润之气精养,矿体中水份充足,石料抛光后手感滑腻,呵之即出水珠。由于石质结构紧密,水份不易散发,具有贮墨日久不干的特性,故以虽酷暑而倾墨不干之盛誉称雄于砚林。相传古时一书法家为检验洮砚的存储功能,特地揉制一面团,放置在带盖的洮砚中。月余,面团仍柔软如初,光泽依旧。洮砚石料的硬度为摩氏三度,既能抵御外来摩擦力、经久耐用,又软硬适中、便于雕琢。加之板页岩结构劈理发育,石性温和,质硬而不脆,实为理想的砚材。绿色是洮砚石料的代表色,又因色彩的深浅不同而形成了墨绿、碧绿、辉绿、翠绿、淡绿、灰绿、暗红、淡紫石等色相。其中,以褐色鸡血石(也称洮河紫石)为贵。绿漪石俗称“鸭头绿”,为上品,灰绿色的“鹦哥绿”和淡绿色的“柳叶青”次之。宋著《洞天清绿集》中记载:“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临洮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
        洮砚石料的表层,通常附有天然的石膘,其颜色、质地、硬度都与石料有显著的差别。一般来说,石膘的结构比石料的松散,质地硬度不如石料坚密,色泽呈米黄、桔红、土黄、金黄、淡紫、玉白等。在许多历史文献资料中,将石膘记为石标,意为附在石表的一种标记。当地俗称:“膘”,并以“膘”论级差、优劣,认为膘在石中,犹如动物体内之脂肪。石质肌理越丰润细嫩,它的膘层就厚一些,光彩也就更鲜艳一些。所以,膘不仅是洮砚石料上的一种特殊标志,而且可以用它的“肥、瘦”来论石质的档次级差。一般来说,膘肥层厚、色泽鲜丽者,石质较优;反之,石质较劣。所以,石膘不仅是一方砚台的色彩点缀,也是衡量一方砚台石质等级和鉴别石料真伪的依据。洮河石料中的石膘按其自然状态和层理结构,分油脂状、松皮状、鱼鳞状、鱼卵状、脂玉状、墨溅霞(即蛇皮状)等。黄膘是洮石中最有代表性的膘色,带有黄膘的石料无疑是优质石料,它与翠绿的石色共同构成了绚烂多姿、珍奇典雅的色彩。正是:“洮砚贵如何!黄膘绿水波”。自宋代起,文人墨士就赞誉洮河绿石砚为“黄膘绿砚”。
        自古至今,许多名人雅士对洮砚极为赞赏,除其绿质黄章的特点外,叹为观止的就是洮砚的石纹。宋代黄庭坚作诗曰:“洮州绿石含风漪,能淬笔锋利如锥。”现代书法大师赵朴初曾赞曰:“风漪分得洮州绿,坚似青铜润如玉。”洮砚自宋代以来,就被冠以“绿漪石”的美称。这里的“风漪”、“绿漪”即指洮砚的石纹。“漪”即水波浪纹,再加上“风”,显现出那涟漪千层、碧痕历历的天然景致。洮砚的石纹大部分呈水波纹状,也有云纹型、气纹型、点状纹型。洮石中还有一种通体无石纹的石料,它以纯净、细嫩、颜色浅淡见长,产于水泉湾洞窟中,亦为洮砚石料中的另类特征。
        洮砚的制作工艺,千百年来世代相传,能工巧匠辈出。从事砚刻者,有数百户,逾千余人。著名者有张建才、李茂棣、包述吉等人。洮砚雕刻精致,品种繁多,风格典雅。砚台的款式和外形虽千姿百态,但总的来讲,只有单砚和双砚两大类。单砚只有一片,双砚由底、盖两部分组成。洮砚有方形、圆形、葫芦形、书本形等多种形状,但一般崇尚自然造型,即保持原材料的自然形状,因石造势。墨池、水池、砚盖各得其所。洮砚的雕刻技法有浮雕和透雕两种。透雕是在浮雕的基础上镂空其背景部分,这是洮砚雕刻艺术中最具特色的技艺,真实感、立体感很强,同时也增加了砚台的使用价值,透雕镂空后的凹底可安排为砚台的水池。如在透雕的荷花下贮满清水,则成了颇具情趣的莲池图。在洮砚千年的雕刻历史中,亦农亦工的砚师们创作了成千上万的精美图案。历代皇朝的贡品中,以龙凤为题材的传统图案最具代表性,如“龙凤朝阳”、“二龙戏珠”、“五龙闹海”等,也有宗教器物图案。在民间较为普遍的有花木山水、飞禽走兽、人物故事等图案,玲珑剔透,优美风雅。洮砚盖上适于刻字,常见的有诗词、名句、警言、座右铭、图案点题、遗训等。
“        九九归一洮砚王,满怀激情走香江”。1997年香港回归时,一方刻有九十九条龙的洮砚作为甘肃省人民政府的珍贵礼物,馈赠给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谓洮砚雕刻史的一大杰作。
        相信随着洮砚雕刻技艺的不断改进创新,雕刻题材的不断拓宽和丰富,洮砚必将作为承载中华文明的艺术瑰宝大量地步入国际市场,为世界所知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www.gnz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甘南藏族自治州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陇ICP备15003299号-1   联系电话:0941-8212695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
;